动画艺术学院

动画艺术学院
School of Animation Art

动画专业是我院的主导学科,国家级特色专业建设点,全国知名品牌专业。

Animation major is the leading subject of our insitittute.National characteristic specialty construction.The national famous brand.

动画艺术学院学术活动系列报道-国际动画角色设计和分镜设计规范 ——张振益导演到校讲学交流纪实

上传时间:2019-05-28

发布者:dhxy

阅读:

\  

古人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更何况是二十年的迪士尼创作经验,三天12小时浑然忘我、热情奔放的倾囊相授。

这就是张振益!

1966年出生于台北,台北工专土木工程科毕业,加州艺术学院动画硕士。1993年加盟迪士尼后,因“花木兰”一片获颁动画界的奥斯卡-鲁本奖。

张振益这个名字或许令你感到陌生,但你绝对不曾错过他所参与的动画作品。从华纳影业的“蝙蝠侠”、到迪士尼动画电影的“花木兰”、“闪电狗”、“泰山”、“失落的帝国”等片的角色设计师;再转战梦工场担任相当于第二导演的高级故事画师,参与了“驯龙高手”、“功夫熊猫2”、“疯狂原始人”等片。

\  

2019年5月21日和22日,动画艺术学院有幸邀请到迪士尼花木兰的角色设定总监张振益导演,在A教学楼422教室,分别开展两场欲罢不能,以国际动画角色设计规范和国际动画分镜设计规范为主题,各长达三小时以上的学术讲座。动画艺术学院院长罗江林、常务副院长赵明明、副院长刘伟斌均莅临现场指导,并由学院副院长蒋杰揭开序幕。

虽然这两场讲座不巧遇上了院内期中考试,半数学生无法如愿出席,教师们也因奉派监考而未能亲履展颜,但现场近乎满座。5月23日,在宛如延长赛的走访工作室的师生座谈会中,张振益导演更是毫无保留的分享了他那丰富而无与伦比的好莱坞经历,并为学生们详细剖析迪士尼动画电影的创作理念和前期制作流程。

 

\  

“学画画,是为了要知道哪里不用画。”

“你画一个圆圈,观察重点并非连接圆圈的线条,而是线条所构成的圆圈。”

在第一天的讲座上,张振益的头脑仿佛在自我竞速,对动画无疑是非常的激动狂热。他告诉我们,他曾以什么样的意志,经历过什么样的磨练,才能让他以一个漂洋过海、英语半生不熟的华人小子,在好莱坞如此残酷竞争的电影工业里脱颖而出,使他在不同文化的欧美动画史上,留下他那光鲜动人的里程碑。

言谈间,张振益的脑中充满许多脉络可循的神经活动,或是一些让人未及理清的思绪,但他不止一次的强调,迪士尼动画电影制作工程浩大,制作人数多达五、六百人,其间不乏诸多顶尖高手,一群疯狂陷入追求卓越的佼佼者。这时“团队合作”的精神便成为工作上坚不可摧的信条,否则,将会危及整个项目和制作团队。而艺术家们专业的待人处事、积极互动及沟通技巧,也成为工作上成功避开失败挫折的重要一环。

\  

“毫无疑问的,前期制作是整个制作中最富有乐趣的,部门里不时充满笑声、乐声、读书声……。”张振益眉飞色舞的说,他原本保守内向的性格也因此得到彻底解放,若部门里安静无声,便是项目遭遇瓶颈,或出现棘手问题,往往如此。

一个成功的动画角色设计所追求的是“神韵”及“表达”,因此捕获角色姿态(Gesture)的重要性可说是无可比拟的。

当张振益谈及最拿手的角色设计时,却谦虚地说其实自己并不具备才华,有的只是追求动画的欲望,比一般人强烈罢了。

张振益就读加州艺术学院时,油画启蒙老师只教他两件事,观察和比较,然后同样的过程不断循环,他因而受益匪浅。他初次学习动态人体速写(Line  Of  Action),却在一年之内便懂得如何运用理性的思维去观察美、发现美,当第一本速写本画到了最后一页时,他发现自己有着不可思议的进步。也就是说,动态人体速写使他得以在不知不觉中,奠定了坚实的绘画能力和角色设计能力。

既然开窍了,张振益便开始调整学习方向,从偏向于自我追求的“实验动画系”调整到偏向吻合大众审美观的“角色动画系”。在加州艺术学院的第二年,迪士尼在全美校园只征求少数的六个实习生,张振益便是其中之一。

\  

“大家搜寻一下美国插画黄金时代(Illustration  Golden Age)的画家吧,如Norman Rockwell、Howard Pyle和NC Wyeth。”

张振益建议学生们深入认识一些美国的插画大师,观察他们的作品是如何完美的透过视觉的情境,来表现戏剧的张力。因为,他觉得动画领域的发展在欧美国家有着完整无缺的一套历史与演化,但在华人世界里却是令人遗憾的相对断层。动画无非是从传统绘画晋升而来,欧美插画中有许多许多值得我们学习之处,素描技法虽是基础底子,但别让它成为一种创意的阻碍,人人必须建立自己独特的绘画风格。此外,要想成为一个成功的角色设计师,除了懂得审美、除了拥有动态人体速写的硬底子功夫、同时也要具备一个平面设计师的修炼。

平面设计不仅仅探讨“形”与“空间”,也是一种用最少的色彩和最简单的形状,将写实抽象化的过程。如果你具备写实绘画的功底,也必须充实平面设计的技巧,以便在从写实转化到抽象之间获取平衡点。比如说,花木兰的三个军中好友的脸部形状便是用基本的几何图形来塑造的。Ling有着像征激进的三角形脸,Po是比较圆融可爱的圆形脸,Yao则是硬汉般的正方形脸。除此之外,肖像漫画(Caricature:日本称之为似颜绘,张振益则称之为肖漫)也是造型设计过程中颇为重要的诀窍,是一种能快速捕捉并夸大人脸特征,独特而令人捧腹的绘画技巧。角色设计师往往借由“肖漫”来发现一些新的创作可能性……

就这样,第一天的讲座,在张振益的神采飞扬中,比预计结束时间整整超出一个小时。

\  

“故事=角色+情节”

“故事里最重要的元素,冲突、欲望、辩证”

第二天的讲座上,孙燕姿优美的歌声悠然响起。张振益借“天黑黑”这首歌曲来和大家探索故事的结构性。他说道:故事的叙述和音乐及诗歌一样,都隐含着某种不约而同的结构性。

“什么是三幕戏?打破三幕戏的结构还能是很棒的剧本吗?”

依据Syd  Field的理论,正、反、合三幕戏是一个故事最简单的结构,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起、承、转、合。除此之外,剧情上通常无可避免的必备几项条件,例如角色追求某种目标;内在上有所成长;甚至整个价值观的改变。为了让故事带入这样的过程,一些固化的情节便应运而生,例如主角会在某一个情节点面临全盘皆输。以花木兰为例,低谷就是当他的女儿身被揭穿的那一刻。此时剧情进入了心灵层面,主角产生自我怀疑,并透过心灵层面的探讨而获得成长。

由此可见,迪士尼动画角色的魅力所在,是来自于可贵的角色性格塑造(Characterization)。而角色性格的塑造必然是从内心出发,才能栩栩如生。

\  

关于剧本和故事板的关联性,张振益提到了迪士尼动画传承了喜剧及默剧的深厚传统,强调视觉上的肢体语言表达方式,动画的角色关系及情节都尽量采取清晰可见的视觉表演方式,而非听觉上的。如描写一个怒气冲冲的角色,使其捶胸顿足,才能发挥动画的特点,总比嘴上说一句:“我好生气啊!”更加传神有趣。在影片付诸制作之前,我们可以通过故事板(Storyboard)看出整个剧情走向和角色表演。因此一个故事画师(Story  artist)的工作,最重要的就是充分了解每个角色的性格,以及角色之间的情感关系,然后依此为动力来铺陈一幕幕令人目不暇接的情节。

所以,动画剧本若要以视觉的角度来写作,那么动画剧作家与故事画师频繁的互动讨论便不可轻忽。故事画师为了透彻了解每一场戏的相对张力,他们会不厌其烦的在板子上依序将剧本上各个情节重点(Story  Beats)书写出来,并在其上画出情绪跌宕起伏的曲线图。

讲座接近尾声时,张振益为大家播放了一段故事板,上面画有许多故事草图(Story  Sketches),底下写着对白。这时张振益就像是个说唱艺术家,只见他对照着故事板,用模拟不同角色的口吻、表情和动作,唱作俱佳的大声演说出故事内容(Pitching)。他说故事画师们便是以此来说服台下的导演和制片采用其构想……

张振益与同学们交流非常投入,可以说将自己的感受和经验倾囊相授,第二天的讲座,在蒋杰院长的声声催促之下,还是比预计结束时间超出半个小时。

 

\  

第三天,张振益早上十点便来到计算机教学楼,精力充沛的走访二维动画系包括大二及大三的五个工作室,近距离与师生展开座谈。

“有趣的故事,大部分都是源自于一种人生的灰色地带。”

为了弥补因期中考而错过交流讲座的学生们,张振益用无比耐心,重新复述讲座内容,还和同学们分享了他自己的生命经验。他语重心长的说道,每个人独特的生命经验往往便是创意的泉源活水,所以大家何不趁着青春年少时,多加积累一些生命经验,多尝试没有经历过的事情,便是体验人生的好方法。

 

\  


 座谈会的过程引人入胜,学生们精神亢奋,其它学院的学生也闻风而来,无论我如何疾呼每间工作室分配的时间极其有限,学生们仍然铁了心似的排起队来。他们怀揣原创故事,手捧速写本,心中带着疑问,准备打破沙锅问到底,并索取签名。

最后的最后,当风趣幽默的马拉松式座谈会终于结束时,夜幕已然低垂。

三天下来,张振益带来的二场讲座和五场座谈会,合而观之就像是一场充满欣悦、愿景和可能性的嘉年华会。他将其成就、自信和经验充满身心,富丽而迷人的溢出后,再流向所有人。

这场缘分,显然已成为学生们生命的一部分。

 

\    

动画艺术学院

2019年5月26